<sub id="f1n1r"><listing id="f1n1r"><menuitem id="f1n1r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印江縣羅場鄉嶺峰村:昔日伐木工 今朝護林人

            2020年05月09日 08:36人民網-貴州頻道

            坐車從印江自治縣羅場鄉集鎮出發往東一路沿著鄉村路行進,沿途繞過條條彎道、翻過重重大山,來到名為嶺峰的村落。

            村里有座山,據當地老人廖恩生介紹,因山腰有三個聳立相連形似三片花瓣的土坡,嶺峰村的祖祖輩輩環坡而居,固取名三花山,這里的人又稱呼自己為“三花人家”。

            這里層林盡染、萬木爭榮,蒼翠挺拔的大樹聳入云天,夕陽映照之下更是增添了三分詩意、七分翠綠,如世外桃源般催人向往。

            過去,這個村數代人靠砍伐森林燒炭為生;現在,這里的人以護林為己任。過去,他們靠林吃飯;現在,他們依然靠林吃飯。不同的是,他們從吃“黑炭飯”變成吃“生態飯”。

            為什么這個村過去要伐林燒炭,現在卻要大力護林?帶著疑問,我們走進這個藏于深山的閨閣村莊,踏尋曾經燒炭的殘跡,從村民口中開始一探究竟。

            昨天,伐林燒炭

            “以前我們大隊有十多個炭窯子,山上樹木都砍光了!”60年前村里面燒炭伐木的場景,82歲的老人代傳書至今還歷歷在目,那時的他不過才20出頭的年紀。

            嶺峰村屬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,過去這里溝壑縱橫、林多地少,人均耕地僅一畝出頭,加之土地貧瘠,糧食產量更是少得可憐,緊靠耕田墾土遠不能維持一個家庭的日常生活,如不食之地。

            嶺峰人恨!“恨”老天爺給了自己一片青山綠水,卻沒有賞給自己一片良田沃土。

            田土稀缺,嶺峰村的人還得生存,他們只能另謀出路。思來想去,只能對村里的森林“下手”,以木為材,開窯燒炭。

            的確,民以食為天。嶺峰村的人選擇伐林燒炭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,畢竟他們還要填飽肚子,不燒炭賺錢買糧又能做什么呢?

            挖窯、伐木、燒炭!

            十余個窯子晝夜不停地燒,濃煙味彌漫在嶺峰村的山山嶺嶺,浩浩蕩蕩的伐木燒炭“大運動”在全村展開。

            “一窯炭要燒一個星期,能燒出1000斤左右的碳,但是要3000斤木材,差不多要砍光四分地的山林,一斤才賣幾毛錢的價格!”在代方會的記憶中,燒炭雖能糊口,但代價太大。

            上世紀80年代,國家土地政策下放,嶺峰村的村民便把村里的山林承包下來,按照“四六”比例分成,燒炭者占大頭,大家干得比以往更賣力,森林卻加速減少。

            貧瘠的山嶺因砍伐變禿,格外刺眼。水土流失導致耕種的田土越來越少,原本耕田種土的人也紛紛加入燒炭隊伍,陷入了惡性循環。

            今天,林為“命根子”

            斗轉星移,萬物乾坤。二十世紀九十年代,改革開放藍圖已然徐徐鋪開,嶺峰村靠燒炭為生的人紛紛外出打工。

            2002年,《退耕還林條例》通過,并于次年1月20日起正式施行。條例開始施行后,嶺峰村許多荒地陸續被納入了退耕還林的范圍,開始植樹造林,由國家向退耕農戶提供種苗造林補助費。

            窯子全部依法關閉,光禿禿的山嶺出現轉機。經過近20年的恢復,瀕危植物逐漸煥發生機,野生動物重返家園。

            2018年7月,梵凈山自然保護區申遺成功。次年1月,《銅仁市梵凈山保護條例》正式施行。位于梵凈山世界自然遺產保護核心區域的嶺峰村,和木材聯系更加“緊密”。

            只是!以前是伐木,現在是護林。

            5月的嶺峰村經過春風的洗禮,目之所及一片蒼翠。村黨支部書記廖家鵬一有時間就把在家的村民聚集在一起,講解《銅仁市梵凈山保護條例》,宣傳綠色發展理念,讓大家主動參與到山林保護中來。

            “這是冷杉、紅豆杉、珙桐,這些都是國家保護植物,大家要保護好......”村民不識字沒關系,每天和森林打交道的護林員就當起了“講解員”。

            同時,嶺峰村組織起了護林隊,負責護林工作,充當綠林的“守護者”。每年春季還組織村里的青壯年公路沿線和荒地植樹造林。

            在全村的共同努力下,嶺峰村森林覆蓋率達到89.2%。

            明天,依林傍山奔富路

            2017年是嶺峰村值得銘記的一年。這一年,嶺峰村把退耕還林與深入推進農村產業革命相結合,發展了300畝板栗、60畝黃桃以及90畝銀杏樹,徹底摘掉了產業空殼村的“帽子”。

            群眾不僅可以在家務農,還可以到基地務工,勞動力得到徹底釋放,拓寬了增收渠道。嘗到了發展產業的“甜頭”后,嶺峰村還計劃發展100畝食用菌壯大產業規模。

            僅2019年,嶺峰村土地退耕還林500余畝,政策補貼15萬余元;公益林17300余畝,補貼18萬余元。

            潮平兩岸闊,風正一帆懸。退耕還林釋放了嶺峰村的森林資源,村寨面貌發生了顯著變化,水土流失減少,山泉直奔谷底,昔日荒山披綠裝,貧瘠之地變清秀。

            家鄉變美,一些在外青年也選擇了回鄉發展。多年在外發展的廖葉林,看到家鄉變好,2018年返鄉發展起了稻田養魚,第二年又開起了“三花人家”農家樂。

            端好生態碗,吃上生態飯。“我想通過自己的努力,帶動群眾一起致富。”綠水青山讓廖葉林找到了實現夢想的希望。

            嶺峰村有一根參天大樹,村里的老人們都不知道它歲月年輪,只知道記事以來就像現在這般大。慕名而來的游客拜樹許愿,留下紅布條為家人祈福。

            曾今,這棵大樹一直“消化”著青煙;如今,這棵大樹愈發青翠挺拔,庇護著整個村子。(聞松松 梅亞軍 謝開富)

            坐車從印江自治縣羅場鄉集鎮出發往東一路沿著鄉村路行進,沿途繞過條條彎道、翻過重重大山,來到名為嶺峰的村落。

            村里有座山,據當地老人廖恩生介紹,因山腰有三個聳立相連形似三片花瓣的土坡,嶺峰村的祖祖輩輩環坡而居,固取名三花山,這里的人又稱呼自己為“三花人家”。

            這里層林盡染、萬木爭榮,蒼翠挺拔的大樹聳入云天,夕陽映照之下更是增添了三分詩意、七分翠綠,如世外桃源般催人向往。

            過去,這個村數代人靠砍伐森林燒炭為生;現在,這里的人以護林為己任。過去,他們靠林吃飯;現在,他們依然靠林吃飯。不同的是,他們從吃“黑炭飯”變成吃“生態飯”。

            為什么這個村過去要伐林燒炭,現在卻要大力護林?帶著疑問,我們走進這個藏于深山的閨閣村莊,踏尋曾經燒炭的殘跡,從村民口中開始一探究竟。

            昨天,伐林燒炭

            “以前我們大隊有十多個炭窯子,山上樹木都砍光了!”60年前村里面燒炭伐木的場景,82歲的老人代傳書至今還歷歷在目,那時的他不過才20出頭的年紀。

            嶺峰村屬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,過去這里溝壑縱橫、林多地少,人均耕地僅一畝出頭,加之土地貧瘠,糧食產量更是少得可憐,緊靠耕田墾土遠不能維持一個家庭的日常生活,如不食之地。

            嶺峰人恨!“恨”老天爺給了自己一片青山綠水,卻沒有賞給自己一片良田沃土。

            田土稀缺,嶺峰村的人還得生存,他們只能另謀出路。思來想去,只能對村里的森林“下手”,以木為材,開窯燒炭。

            的確,民以食為天。嶺峰村的人選擇伐林燒炭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,畢竟他們還要填飽肚子,不燒炭賺錢買糧又能做什么呢?

            挖窯、伐木、燒炭!

            十余個窯子晝夜不停地燒,濃煙味彌漫在嶺峰村的山山嶺嶺,浩浩蕩蕩的伐木燒炭“大運動”在全村展開。

            “一窯炭要燒一個星期,能燒出1000斤左右的碳,但是要3000斤木材,差不多要砍光四分地的山林,一斤才賣幾毛錢的價格!”在代方會的記憶中,燒炭雖能糊口,但代價太大。

            上世紀80年代,國家土地政策下放,嶺峰村的村民便把村里的山林承包下來,按照“四六”比例分成,燒炭者占大頭,大家干得比以往更賣力,森林卻加速減少。

            貧瘠的山嶺因砍伐變禿,格外刺眼。水土流失導致耕種的田土越來越少,原本耕田種土的人也紛紛加入燒炭隊伍,陷入了惡性循環。

            今天,林為“命根子”

            斗轉星移,萬物乾坤。二十世紀九十年代,改革開放藍圖已然徐徐鋪開,嶺峰村靠燒炭為生的人紛紛外出打工。

            2002年,《退耕還林條例》通過,并于次年1月20日起正式施行。條例開始施行后,嶺峰村許多荒地陸續被納入了退耕還林的范圍,開始植樹造林,由國家向退耕農戶提供種苗造林補助費。

            窯子全部依法關閉,光禿禿的山嶺出現轉機。經過近20年的恢復,瀕危植物逐漸煥發生機,野生動物重返家園。

            2018年7月,梵凈山自然保護區申遺成功。次年1月,《銅仁市梵凈山保護條例》正式施行。位于梵凈山世界自然遺產保護核心區域的嶺峰村,和木材聯系更加“緊密”。

            只是!以前是伐木,現在是護林。

            5月的嶺峰村經過春風的洗禮,目之所及一片蒼翠。村黨支部書記廖家鵬一有時間就把在家的村民聚集在一起,講解《銅仁市梵凈山保護條例》,宣傳綠色發展理念,讓大家主動參與到山林保護中來。

            “這是冷杉、紅豆杉、珙桐,這些都是國家保護植物,大家要保護好......”村民不識字沒關系,每天和森林打交道的護林員就當起了“講解員”。

            同時,嶺峰村組織起了護林隊,負責護林工作,充當綠林的“守護者”。每年春季還組織村里的青壯年公路沿線和荒地植樹造林。

            在全村的共同努力下,嶺峰村森林覆蓋率達到89.2%。

            明天,依林傍山奔富路

            2017年是嶺峰村值得銘記的一年。這一年,嶺峰村把退耕還林與深入推進農村產業革命相結合,發展了300畝板栗、60畝黃桃以及90畝銀杏樹,徹底摘掉了產業空殼村的“帽子”。

            群眾不僅可以在家務農,還可以到基地務工,勞動力得到徹底釋放,拓寬了增收渠道。嘗到了發展產業的“甜頭”后,嶺峰村還計劃發展100畝食用菌壯大產業規模。

            僅2019年,嶺峰村土地退耕還林500余畝,政策補貼15萬余元;公益林17300余畝,補貼18萬余元。

            潮平兩岸闊,風正一帆懸。退耕還林釋放了嶺峰村的森林資源,村寨面貌發生了顯著變化,水土流失減少,山泉直奔谷底,昔日荒山披綠裝,貧瘠之地變清秀。

            家鄉變美,一些在外青年也選擇了回鄉發展。多年在外發展的廖葉林,看到家鄉變好,2018年返鄉發展起了稻田養魚,第二年又開起了“三花人家”農家樂。

            端好生態碗,吃上生態飯。“我想通過自己的努力,帶動群眾一起致富。”綠水青山讓廖葉林找到了實現夢想的希望。

            嶺峰村有一根參天大樹,村里的老人們都不知道它歲月年輪,只知道記事以來就像現在這般大。慕名而來的游客拜樹許愿,留下紅布條為家人祈福。

            曾今,這棵大樹一直“消化”著青煙;如今,這棵大樹愈發青翠挺拔,庇護著整個村子。(聞松松 梅亞軍 謝開富)

            坐車從印江自治縣羅場鄉集鎮出發往東一路沿著鄉村路行進,沿途繞過條條彎道、翻過重重大山,來到名為嶺峰的村落。

            村里有座山,據當地老人廖恩生介紹,因山腰有三個聳立相連形似三片花瓣的土坡,嶺峰村的祖祖輩輩環坡而居,固取名三花山,這里的人又稱呼自己為“三花人家”。

            這里層林盡染、萬木爭榮,蒼翠挺拔的大樹聳入云天,夕陽映照之下更是增添了三分詩意、七分翠綠,如世外桃源般催人向往。

            過去,這個村數代人靠砍伐森林燒炭為生;現在,這里的人以護林為己任。過去,他們靠林吃飯;現在,他們依然靠林吃飯。不同的是,他們從吃“黑炭飯”變成吃“生態飯”。

            為什么這個村過去要伐林燒炭,現在卻要大力護林?帶著疑問,我們走進這個藏于深山的閨閣村莊,踏尋曾經燒炭的殘跡,從村民口中開始一探究竟。

            昨天,伐林燒炭

            “以前我們大隊有十多個炭窯子,山上樹木都砍光了!”60年前村里面燒炭伐木的場景,82歲的老人代傳書至今還歷歷在目,那時的他不過才20出頭的年紀。

            嶺峰村屬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,過去這里溝壑縱橫、林多地少,人均耕地僅一畝出頭,加之土地貧瘠,糧食產量更是少得可憐,緊靠耕田墾土遠不能維持一個家庭的日常生活,如不食之地。

            嶺峰人恨!“恨”老天爺給了自己一片青山綠水,卻沒有賞給自己一片良田沃土。

            田土稀缺,嶺峰村的人還得生存,他們只能另謀出路。思來想去,只能對村里的森林“下手”,以木為材,開窯燒炭。

            的確,民以食為天。嶺峰村的人選擇伐林燒炭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,畢竟他們還要填飽肚子,不燒炭賺錢買糧又能做什么呢?

            挖窯、伐木、燒炭!

            十余個窯子晝夜不停地燒,濃煙味彌漫在嶺峰村的山山嶺嶺,浩浩蕩蕩的伐木燒炭“大運動”在全村展開。

            “一窯炭要燒一個星期,能燒出1000斤左右的碳,但是要3000斤木材,差不多要砍光四分地的山林,一斤才賣幾毛錢的價格!”在代方會的記憶中,燒炭雖能糊口,但代價太大。

            上世紀80年代,國家土地政策下放,嶺峰村的村民便把村里的山林承包下來,按照“四六”比例分成,燒炭者占大頭,大家干得比以往更賣力,森林卻加速減少。

            貧瘠的山嶺因砍伐變禿,格外刺眼。水土流失導致耕種的田土越來越少,原本耕田種土的人也紛紛加入燒炭隊伍,陷入了惡性循環。

            今天,林為“命根子”

            斗轉星移,萬物乾坤。二十世紀九十年代,改革開放藍圖已然徐徐鋪開,嶺峰村靠燒炭為生的人紛紛外出打工。

            2002年,《退耕還林條例》通過,并于次年1月20日起正式施行。條例開始施行后,嶺峰村許多荒地陸續被納入了退耕還林的范圍,開始植樹造林,由國家向退耕農戶提供種苗造林補助費。

            窯子全部依法關閉,光禿禿的山嶺出現轉機。經過近20年的恢復,瀕危植物逐漸煥發生機,野生動物重返家園。

            2018年7月,梵凈山自然保護區申遺成功。次年1月,《銅仁市梵凈山保護條例》正式施行。位于梵凈山世界自然遺產保護核心區域的嶺峰村,和木材聯系更加“緊密”。

            只是!以前是伐木,現在是護林。

            5月的嶺峰村經過春風的洗禮,目之所及一片蒼翠。村黨支部書記廖家鵬一有時間就把在家的村民聚集在一起,講解《銅仁市梵凈山保護條例》,宣傳綠色發展理念,讓大家主動參與到山林保護中來。

            “這是冷杉、紅豆杉、珙桐,這些都是國家保護植物,大家要保護好......”村民不識字沒關系,每天和森林打交道的護林員就當起了“講解員”。

            同時,嶺峰村組織起了護林隊,負責護林工作,充當綠林的“守護者”。每年春季還組織村里的青壯年公路沿線和荒地植樹造林。

            在全村的共同努力下,嶺峰村森林覆蓋率達到89.2%。

            明天,依林傍山奔富路

            2017年是嶺峰村值得銘記的一年。這一年,嶺峰村把退耕還林與深入推進農村產業革命相結合,發展了300畝板栗、60畝黃桃以及90畝銀杏樹,徹底摘掉了產業空殼村的“帽子”。

            群眾不僅可以在家務農,還可以到基地務工,勞動力得到徹底釋放,拓寬了增收渠道。嘗到了發展產業的“甜頭”后,嶺峰村還計劃發展100畝食用菌壯大產業規模。

            僅2019年,嶺峰村土地退耕還林500余畝,政策補貼15萬余元;公益林17300余畝,補貼18萬余元。

            潮平兩岸闊,風正一帆懸。退耕還林釋放了嶺峰村的森林資源,村寨面貌發生了顯著變化,水土流失減少,山泉直奔谷底,昔日荒山披綠裝,貧瘠之地變清秀。

            家鄉變美,一些在外青年也選擇了回鄉發展。多年在外發展的廖葉林,看到家鄉變好,2018年返鄉發展起了稻田養魚,第二年又開起了“三花人家”農家樂。

            端好生態碗,吃上生態飯。“我想通過自己的努力,帶動群眾一起致富。”綠水青山讓廖葉林找到了實現夢想的希望。

            嶺峰村有一根參天大樹,村里的老人們都不知道它歲月年輪,只知道記事以來就像現在這般大。慕名而來的游客拜樹許愿,留下紅布條為家人祈福。

            曾今,這棵大樹一直“消化”著青煙;如今,這棵大樹愈發青翠挺拔,庇護著整個村子。(聞松松 梅亞軍 謝開富)

            坐車從印江自治縣羅場鄉集鎮出發往東一路沿著鄉村路行進,沿途繞過條條彎道、翻過重重大山,來到名為嶺峰的村落。

            村里有座山,據當地老人廖恩生介紹,因山腰有三個聳立相連形似三片花瓣的土坡,嶺峰村的祖祖輩輩環坡而居,固取名三花山,這里的人又稱呼自己為“三花人家”。

            這里層林盡染、萬木爭榮,蒼翠挺拔的大樹聳入云天,夕陽映照之下更是增添了三分詩意、七分翠綠,如世外桃源般催人向往。

            過去,這個村數代人靠砍伐森林燒炭為生;現在,這里的人以護林為己任。過去,他們靠林吃飯;現在,他們依然靠林吃飯。不同的是,他們從吃“黑炭飯”變成吃“生態飯”。

            為什么這個村過去要伐林燒炭,現在卻要大力護林?帶著疑問,我們走進這個藏于深山的閨閣村莊,踏尋曾經燒炭的殘跡,從村民口中開始一探究竟。

            昨天,伐林燒炭

            “以前我們大隊有十多個炭窯子,山上樹木都砍光了!”60年前村里面燒炭伐木的場景,82歲的老人代傳書至今還歷歷在目,那時的他不過才20出頭的年紀。

            嶺峰村屬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,過去這里溝壑縱橫、林多地少,人均耕地僅一畝出頭,加之土地貧瘠,糧食產量更是少得可憐,緊靠耕田墾土遠不能維持一個家庭的日常生活,如不食之地。

            嶺峰人恨!“恨”老天爺給了自己一片青山綠水,卻沒有賞給自己一片良田沃土。

            田土稀缺,嶺峰村的人還得生存,他們只能另謀出路。思來想去,只能對村里的森林“下手”,以木為材,開窯燒炭。

            的確,民以食為天。嶺峰村的人選擇伐林燒炭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,畢竟他們還要填飽肚子,不燒炭賺錢買糧又能做什么呢?

            挖窯、伐木、燒炭!

            十余個窯子晝夜不停地燒,濃煙味彌漫在嶺峰村的山山嶺嶺,浩浩蕩蕩的伐木燒炭“大運動”在全村展開。

            “一窯炭要燒一個星期,能燒出1000斤左右的碳,但是要3000斤木材,差不多要砍光四分地的山林,一斤才賣幾毛錢的價格!”在代方會的記憶中,燒炭雖能糊口,但代價太大。

            上世紀80年代,國家土地政策下放,嶺峰村的村民便把村里的山林承包下來,按照“四六”比例分成,燒炭者占大頭,大家干得比以往更賣力,森林卻加速減少。

            貧瘠的山嶺因砍伐變禿,格外刺眼。水土流失導致耕種的田土越來越少,原本耕田種土的人也紛紛加入燒炭隊伍,陷入了惡性循環。

            今天,林為“命根子”

            斗轉星移,萬物乾坤。二十世紀九十年代,改革開放藍圖已然徐徐鋪開,嶺峰村靠燒炭為生的人紛紛外出打工。

            2002年,《退耕還林條例》通過,并于次年1月20日起正式施行。條例開始施行后,嶺峰村許多荒地陸續被納入了退耕還林的范圍,開始植樹造林,由國家向退耕農戶提供種苗造林補助費。

            窯子全部依法關閉,光禿禿的山嶺出現轉機。經過近20年的恢復,瀕危植物逐漸煥發生機,野生動物重返家園。

            2018年7月,梵凈山自然保護區申遺成功。次年1月,《銅仁市梵凈山保護條例》正式施行。位于梵凈山世界自然遺產保護核心區域的嶺峰村,和木材聯系更加“緊密”。

            只是!以前是伐木,現在是護林。

            5月的嶺峰村經過春風的洗禮,目之所及一片蒼翠。村黨支部書記廖家鵬一有時間就把在家的村民聚集在一起,講解《銅仁市梵凈山保護條例》,宣傳綠色發展理念,讓大家主動參與到山林保護中來。

            “這是冷杉、紅豆杉、珙桐,這些都是國家保護植物,大家要保護好......”村民不識字沒關系,每天和森林打交道的護林員就當起了“講解員”。

            同時,嶺峰村組織起了護林隊,負責護林工作,充當綠林的“守護者”。每年春季還組織村里的青壯年公路沿線和荒地植樹造林。

            在全村的共同努力下,嶺峰村森林覆蓋率達到89.2%。

            明天,依林傍山奔富路

            2017年是嶺峰村值得銘記的一年。這一年,嶺峰村把退耕還林與深入推進農村產業革命相結合,發展了300畝板栗、60畝黃桃以及90畝銀杏樹,徹底摘掉了產業空殼村的“帽子”。

            群眾不僅可以在家務農,還可以到基地務工,勞動力得到徹底釋放,拓寬了增收渠道。嘗到了發展產業的“甜頭”后,嶺峰村還計劃發展100畝食用菌壯大產業規模。

            僅2019年,嶺峰村土地退耕還林500余畝,政策補貼15萬余元;公益林17300余畝,補貼18萬余元。

            潮平兩岸闊,風正一帆懸。退耕還林釋放了嶺峰村的森林資源,村寨面貌發生了顯著變化,水土流失減少,山泉直奔谷底,昔日荒山披綠裝,貧瘠之地變清秀。

            家鄉變美,一些在外青年也選擇了回鄉發展。多年在外發展的廖葉林,看到家鄉變好,2018年返鄉發展起了稻田養魚,第二年又開起了“三花人家”農家樂。

            端好生態碗,吃上生態飯。“我想通過自己的努力,帶動群眾一起致富。”綠水青山讓廖葉林找到了實現夢想的希望。

            嶺峰村有一根參天大樹,村里的老人們都不知道它歲月年輪,只知道記事以來就像現在這般大。慕名而來的游客拜樹許愿,留下紅布條為家人祈福。

            曾今,這棵大樹一直“消化”著青煙;如今,這棵大樹愈發青翠挺拔,庇護著整個村子。(聞松松 梅亞軍 謝開富)

            坐車從印江自治縣羅場鄉集鎮出發往東一路沿著鄉村路行進,沿途繞過條條彎道、翻過重重大山,來到名為嶺峰的村落。

            村里有座山,據當地老人廖恩生介紹,因山腰有三個聳立相連形似三片花瓣的土坡,嶺峰村的祖祖輩輩環坡而居,固取名三花山,這里的人又稱呼自己為“三花人家”。

            這里層林盡染、萬木爭榮,蒼翠挺拔的大樹聳入云天,夕陽映照之下更是增添了三分詩意、七分翠綠,如世外桃源般催人向往。

            過去,這個村數代人靠砍伐森林燒炭為生;現在,這里的人以護林為己任。過去,他們靠林吃飯;現在,他們依然靠林吃飯。不同的是,他們從吃“黑炭飯”變成吃“生態飯”。

            為什么這個村過去要伐林燒炭,現在卻要大力護林?帶著疑問,我們走進這個藏于深山的閨閣村莊,踏尋曾經燒炭的殘跡,從村民口中開始一探究竟。

            昨天,伐林燒炭

            “以前我們大隊有十多個炭窯子,山上樹木都砍光了!”60年前村里面燒炭伐木的場景,82歲的老人代傳書至今還歷歷在目,那時的他不過才20出頭的年紀。

            嶺峰村屬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,過去這里溝壑縱橫、林多地少,人均耕地僅一畝出頭,加之土地貧瘠,糧食產量更是少得可憐,緊靠耕田墾土遠不能維持一個家庭的日常生活,如不食之地。

            嶺峰人恨!“恨”老天爺給了自己一片青山綠水,卻沒有賞給自己一片良田沃土。

            田土稀缺,嶺峰村的人還得生存,他們只能另謀出路。思來想去,只能對村里的森林“下手”,以木為材,開窯燒炭。

            的確,民以食為天。嶺峰村的人選擇伐林燒炭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,畢竟他們還要填飽肚子,不燒炭賺錢買糧又能做什么呢?

            挖窯、伐木、燒炭!

            十余個窯子晝夜不停地燒,濃煙味彌漫在嶺峰村的山山嶺嶺,浩浩蕩蕩的伐木燒炭“大運動”在全村展開。

            “一窯炭要燒一個星期,能燒出1000斤左右的碳,但是要3000斤木材,差不多要砍光四分地的山林,一斤才賣幾毛錢的價格!”在代方會的記憶中,燒炭雖能糊口,但代價太大。

            上世紀80年代,國家土地政策下放,嶺峰村的村民便把村里的山林承包下來,按照“四六”比例分成,燒炭者占大頭,大家干得比以往更賣力,森林卻加速減少。

            貧瘠的山嶺因砍伐變禿,格外刺眼。水土流失導致耕種的田土越來越少,原本耕田種土的人也紛紛加入燒炭隊伍,陷入了惡性循環。

            今天,林為“命根子”

            斗轉星移,萬物乾坤。二十世紀九十年代,改革開放藍圖已然徐徐鋪開,嶺峰村靠燒炭為生的人紛紛外出打工。

            2002年,《退耕還林條例》通過,并于次年1月20日起正式施行。條例開始施行后,嶺峰村許多荒地陸續被納入了退耕還林的范圍,開始植樹造林,由國家向退耕農戶提供種苗造林補助費。

            窯子全部依法關閉,光禿禿的山嶺出現轉機。經過近20年的恢復,瀕危植物逐漸煥發生機,野生動物重返家園。

            2018年7月,梵凈山自然保護區申遺成功。次年1月,《銅仁市梵凈山保護條例》正式施行。位于梵凈山世界自然遺產保護核心區域的嶺峰村,和木材聯系更加“緊密”。

            只是!以前是伐木,現在是護林。

            5月的嶺峰村經過春風的洗禮,目之所及一片蒼翠。村黨支部書記廖家鵬一有時間就把在家的村民聚集在一起,講解《銅仁市梵凈山保護條例》,宣傳綠色發展理念,讓大家主動參與到山林保護中來。

            “這是冷杉、紅豆杉、珙桐,這些都是國家保護植物,大家要保護好......”村民不識字沒關系,每天和森林打交道的護林員就當起了“講解員”。

            同時,嶺峰村組織起了護林隊,負責護林工作,充當綠林的“守護者”。每年春季還組織村里的青壯年公路沿線和荒地植樹造林。

            在全村的共同努力下,嶺峰村森林覆蓋率達到89.2%。

            明天,依林傍山奔富路

            2017年是嶺峰村值得銘記的一年。這一年,嶺峰村把退耕還林與深入推進農村產業革命相結合,發展了300畝板栗、60畝黃桃以及90畝銀杏樹,徹底摘掉了產業空殼村的“帽子”。

            群眾不僅可以在家務農,還可以到基地務工,勞動力得到徹底釋放,拓寬了增收渠道。嘗到了發展產業的“甜頭”后,嶺峰村還計劃發展100畝食用菌壯大產業規模。

            僅2019年,嶺峰村土地退耕還林500余畝,政策補貼15萬余元;公益林17300余畝,補貼18萬余元。

            潮平兩岸闊,風正一帆懸。退耕還林釋放了嶺峰村的森林資源,村寨面貌發生了顯著變化,水土流失減少,山泉直奔谷底,昔日荒山披綠裝,貧瘠之地變清秀。

            家鄉變美,一些在外青年也選擇了回鄉發展。多年在外發展的廖葉林,看到家鄉變好,2018年返鄉發展起了稻田養魚,第二年又開起了“三花人家”農家樂。

            端好生態碗,吃上生態飯。“我想通過自己的努力,帶動群眾一起致富。”綠水青山讓廖葉林找到了實現夢想的希望。

            嶺峰村有一根參天大樹,村里的老人們都不知道它歲月年輪,只知道記事以來就像現在這般大。慕名而來的游客拜樹許愿,留下紅布條為家人祈福。

            曾今,這棵大樹一直“消化”著青煙;如今,這棵大樹愈發青翠挺拔,庇護著整個村子。(聞松松 梅亞軍 謝開富)

            坐車從印江自治縣羅場鄉集鎮出發往東一路沿著鄉村路行進,沿途繞過條條彎道、翻過重重大山,來到名為嶺峰的村落。

            村里有座山,據當地老人廖恩生介紹,因山腰有三個聳立相連形似三片花瓣的土坡,嶺峰村的祖祖輩輩環坡而居,固取名三花山,這里的人又稱呼自己為“三花人家”。

            這里層林盡染、萬木爭榮,蒼翠挺拔的大樹聳入云天,夕陽映照之下更是增添了三分詩意、七分翠綠,如世外桃源般催人向往。

            過去,這個村數代人靠砍伐森林燒炭為生;現在,這里的人以護林為己任。過去,他們靠林吃飯;現在,他們依然靠林吃飯。不同的是,他們從吃“黑炭飯”變成吃“生態飯”。

            為什么這個村過去要伐林燒炭,現在卻要大力護林?帶著疑問,我們走進這個藏于深山的閨閣村莊,踏尋曾經燒炭的殘跡,從村民口中開始一探究竟。

            昨天,伐林燒炭

            “以前我們大隊有十多個炭窯子,山上樹木都砍光了!”60年前村里面燒炭伐木的場景,82歲的老人代傳書至今還歷歷在目,那時的他不過才20出頭的年紀。

            嶺峰村屬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,過去這里溝壑縱橫、林多地少,人均耕地僅一畝出頭,加之土地貧瘠,糧食產量更是少得可憐,緊靠耕田墾土遠不能維持一個家庭的日常生活,如不食之地。

            嶺峰人恨!“恨”老天爺給了自己一片青山綠水,卻沒有賞給自己一片良田沃土。

            田土稀缺,嶺峰村的人還得生存,他們只能另謀出路。思來想去,只能對村里的森林“下手”,以木為材,開窯燒炭。

            的確,民以食為天。嶺峰村的人選擇伐林燒炭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,畢竟他們還要填飽肚子,不燒炭賺錢買糧又能做什么呢?

            挖窯、伐木、燒炭!

            十余個窯子晝夜不停地燒,濃煙味彌漫在嶺峰村的山山嶺嶺,浩浩蕩蕩的伐木燒炭“大運動”在全村展開。

            “一窯炭要燒一個星期,能燒出1000斤左右的碳,但是要3000斤木材,差不多要砍光四分地的山林,一斤才賣幾毛錢的價格!”在代方會的記憶中,燒炭雖能糊口,但代價太大。

            上世紀80年代,國家土地政策下放,嶺峰村的村民便把村里的山林承包下來,按照“四六”比例分成,燒炭者占大頭,大家干得比以往更賣力,森林卻加速減少。

            貧瘠的山嶺因砍伐變禿,格外刺眼。水土流失導致耕種的田土越來越少,原本耕田種土的人也紛紛加入燒炭隊伍,陷入了惡性循環。

            今天,林為“命根子”

            斗轉星移,萬物乾坤。二十世紀九十年代,改革開放藍圖已然徐徐鋪開,嶺峰村靠燒炭為生的人紛紛外出打工。

            2002年,《退耕還林條例》通過,并于次年1月20日起正式施行。條例開始施行后,嶺峰村許多荒地陸續被納入了退耕還林的范圍,開始植樹造林,由國家向退耕農戶提供種苗造林補助費。

            窯子全部依法關閉,光禿禿的山嶺出現轉機。經過近20年的恢復,瀕危植物逐漸煥發生機,野生動物重返家園。

            2018年7月,梵凈山自然保護區申遺成功。次年1月,《銅仁市梵凈山保護條例》正式施行。位于梵凈山世界自然遺產保護核心區域的嶺峰村,和木材聯系更加“緊密”。

            只是!以前是伐木,現在是護林。

            5月的嶺峰村經過春風的洗禮,目之所及一片蒼翠。村黨支部書記廖家鵬一有時間就把在家的村民聚集在一起,講解《銅仁市梵凈山保護條例》,宣傳綠色發展理念,讓大家主動參與到山林保護中來。

            “這是冷杉、紅豆杉、珙桐,這些都是國家保護植物,大家要保護好......”村民不識字沒關系,每天和森林打交道的護林員就當起了“講解員”。

            同時,嶺峰村組織起了護林隊,負責護林工作,充當綠林的“守護者”。每年春季還組織村里的青壯年公路沿線和荒地植樹造林。

            在全村的共同努力下,嶺峰村森林覆蓋率達到89.2%。

            明天,依林傍山奔富路

            2017年是嶺峰村值得銘記的一年。這一年,嶺峰村把退耕還林與深入推進農村產業革命相結合,發展了300畝板栗、60畝黃桃以及90畝銀杏樹,徹底摘掉了產業空殼村的“帽子”。

            群眾不僅可以在家務農,還可以到基地務工,勞動力得到徹底釋放,拓寬了增收渠道。嘗到了發展產業的“甜頭”后,嶺峰村還計劃發展100畝食用菌壯大產業規模。

            僅2019年,嶺峰村土地退耕還林500余畝,政策補貼15萬余元;公益林17300余畝,補貼18萬余元。

            潮平兩岸闊,風正一帆懸。退耕還林釋放了嶺峰村的森林資源,村寨面貌發生了顯著變化,水土流失減少,山泉直奔谷底,昔日荒山披綠裝,貧瘠之地變清秀。

            家鄉變美,一些在外青年也選擇了回鄉發展。多年在外發展的廖葉林,看到家鄉變好,2018年返鄉發展起了稻田養魚,第二年又開起了“三花人家”農家樂。

            端好生態碗,吃上生態飯。“我想通過自己的努力,帶動群眾一起致富。”綠水青山讓廖葉林找到了實現夢想的希望。

            嶺峰村有一根參天大樹,村里的老人們都不知道它歲月年輪,只知道記事以來就像現在這般大。慕名而來的游客拜樹許愿,留下紅布條為家人祈福。

            曾今,這棵大樹一直“消化”著青煙;如今,這棵大樹愈發青翠挺拔,庇護著整個村子。(聞松松 梅亞軍 謝開富)

            (作者:聞松松 梅亞軍 謝開富)

            評論一下
            評論 共有0條評論
            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            最熱評論
            最新評論
            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返回頂部

           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