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f1n1r"><listing id="f1n1r"><menuitem id="f1n1r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sub>

            延安著好色 山青不負人

            2020年05月09日 08:39海外網

            紅色,是延安的精神氣質。這個革命圣地激勵著一代代共產黨人牢記使命,永遠奮斗。

            黃色,是延安的自然之色。全境是典型的黃土高原丘陵溝壑地貌。

            如今的延安,卻是紅色+綠色!遙感圖上的延安,就像一枚綠色郵票鑲嵌在黃土高原上。

            延安市退耕辦主任仝小林講了一件趣事:被列入首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的安塞腰鼓,表演者要在裸露的黃土地上沖闖騰越,塵土飛揚,氣勢如虹。但隨著大面積退耕還林的實施,今日延安,滿目青山,很難找到這樣的場地。安塞縣政府只好專門辟出一塊黃土地,作為演出“舞臺”。

            1997年,延安市敢為天下先,在吳起縣于全國最早實施退耕還林工程。退耕還林,退的是耕地,還的是森林,往日滿眼的風沙已不在,蒼涼破碎的黃土溝溝壑壑,仿佛被一雙綠色巨手撫過,成為綿延的青山綠水、滿目的林海。

            20年的汗流浹背,一代接著一代干,延安人用1077萬畝的綠色,徹底改變了山川大地的主色調,實現了延安由黃到綠的歷史性轉變,走出了一條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的綠色發展道路,為全世界提供了一個短期內生態修復的成功樣本。

            綠色向北推移400公里

            20年間,延安人民硬是將陜西綠色版圖向北推進了400公里。遙感數據顯示,延安的綠色崛起,不僅阻止了毛烏素沙漠南侵,且慢慢將其暈染成綠色。

            新中國成立70年來,延安發展成就中最亮眼的是生態環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退耕還林帶來的綠水青山催生了生態經濟。農村的沉睡資源變為群眾增收致富的活資產,生態旅游蓬勃興起,紅色旅游產業鏈進一步延伸。先后建成省級以上森林公園8個、自然保護區7個,打造出10個綠色養生基地,12條生態旅游線路。延安先后獲得“國家森林城市”“國家園林城市”稱號。

            2018年來延游客6344萬人,綜合收入410.7億元。延安真正實現了生態保護和脫貧攻堅一個戰場、兩場戰役都勝利的雙贏。

            如今的延安,不僅是革命圣地,還是林的海洋、鳥的棲息地、人類的宜居地、盛夏避暑的休閑地,是畫家、攝影家的寫生和拍攝基地。一個個青山環抱下的農家樂開門迎客,一座座森林公園、濕地公園與生態旅游景點漸成規模;在南泥灣,春花、秋葉、稻田、魚塘形成四季不斷的美麗風景,每逢節假日,游覽者絡繹不絕,帶火了生態旅游。

            山綠水清,野鴛鴦、環頸雉等候鳥回歸了;原麝、黑鸛、金錢豹等珍稀物種近年又重現山林之間。子午嶺自然保護區負責人說:“現在延安已經發現8種國家一級野生保護動物,有金錢豹、林麝、丹頂鶴、褐馬雞、金雕、大鴇、黑鸛,還有白鸛。”

            延安不僅在綠化,更在美化,綠色環保的生活理念已經開始根植于延安干部群眾的心底。

            母親河黃河水清

            黃河是世界上含沙量最多的河流。

            流淌了160萬年的母親河,從青藏高原出發,一路浩蕩向東,像切豆腐塊一般,把世界上最大最厚的黃土高原分解得支離破碎,千溝萬壑的黃土把這條大河涂抹成了黃色。

            資料顯示,20世紀末,延安水土流失面積高達2.88萬平方公里,每年流入黃河泥沙2.58億噸,約占入黃泥沙總量的1/6。

            脆弱的生態環境嚴重制約延安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。

            志丹縣永寧鎮71歲的李玉秀仍然會想起45年前被洪水沖走婆姨的事。“那年,二十來個人一起上地,山里下大雨發了洪水。大家四散躲避。等洪水過了,發現少了我婆姨,尋來尋去,只在河溝邊找到一只鞋。”李玉秀老淚縱橫。

            延安自1999年迄今累計完成2000多萬畝土地綠化,退耕還林使全市的林草植被明顯恢復,生態環境顯著改善,森林覆蓋率達到52.5%,植被覆蓋度達到81.3%,陜北地區的綠色整體向北推移約400公里,實現了由黃到綠的“顏值”巨變。黃河由濁變清,水土流失銳減,壺口瀑布每年有兩個月竟然呈現出“清流飛瀑”的景觀。

            氣象資料顯示,延安年平均沙塵日數減少,城區空氣優良天數從2001年的238天增加到2018年的315天。入黃泥沙量從退耕前的每年2.58億噸降為0.31億噸,年平均降水量從300多毫米增加到550毫米以上。

            在水資源緊張、栽植難度高等惡劣自然條件下,延安人自力更生,艱苦奮斗,一張藍圖繪到底,終于破解了延安生態環境整體脆弱的發展難題,扭轉了生態環境不斷惡化的被動局面,取得了“綠色革命”的重大勝利和顯著的生態效益。如今的延安,春日山桃山杏盛放,落紅成陣;夏日青山吐翠,碧草成芳;秋日層林盡染,碩果累累。

            2013年7月,延安遭受百年不遇持續多輪強降雨襲擊,總降水量為往年同期降水量的5倍,由于退耕還林增強了延安承受自然災害的能力,實現了水不下山、泥不出溝。

            親人曾被洪水卷走的李玉秀說:“虧了山上有樹,水不下山。”十多年來,他始終執著地扛著鐵鏟上山種樹。看著親手種下的小樹慢慢成林,光禿禿的山峁逐漸變了模樣,李玉秀感到欣慰,“現在,村里人再也不用跑洪水了。”

            山丹丹花開紅艷艷,22年的生態成果盡染延安的溝溝岔岔。綠的情懷、綠的故事敘說著圣地延安今天的收獲和未來的希望。

            始于吳起

            1998年之前,吳起縣是黃河中上游水土流失最為嚴重的縣之一,吳起的氣候條件、自然條件在整個延安地區也是最差的,海拔高、無霜期短,無法滿足莊稼的正常生長需要。又因為靠近北邊的毛烏素沙漠,土壤沙化嚴重、鹽堿大。

            當時,吳起是延安地區最貧困的縣。 1995年郝飚擔任吳起縣長的那一年(后任縣委書記),縣上的財政收入只有1072萬元。讓當地農民盡快脫貧致富成為當時的首要任務。

            長期以來吳起縣農村幾乎家家戶戶都養羊,羊對自然環境的破壞是很厲害的。當地農民形象地說羊身上帶了“四把刀子一把鉗子”。“四把刀子”指四只蹄子,“一把鉗子”指牙。羊刨食草根,導致生態逐漸惡化。

            在1996年大量調研的基礎上,1997年郝飚得出一個重要結論:破壞吳起生態的有兩大元兇,一個是過墾,一個是濫牧,扼制這兩大元兇的辦法也只有兩條:一是退耕還林,二是封山禁牧。

            吳起縣痛下決心,發誓要走出“怪圈”。 1997年,延安市先于全國在吳起縣開始實施退耕還林工程。由于封得最早、退得最快、面積最大、群眾得到實惠,吳起縣成為全國退耕還林名副其實的第一縣。

            從1998年開始,村、鄉干部要求實行完全封山,誰的羊都不準上山,同時大力扶持舍飼養羊。

            有農民想不通:“憑啥老祖宗幾輩都放羊,現在就不讓放了?是要斷了咱老百姓的活路嗎?”

            郝飚說:“你養四五十只羊,一年也就收入幾千塊錢。你把地種成林子,稍微帶一點山桃山杏等干果,收入咋都比這多。”通過反復地擺事實、講道理,群眾心里的疑慮慢慢化解了。

            吳起的退耕還林一開始就立足自力更生,沒有靠國家。當時定了用5年到10年時間把25度以上的坡地逐步退下來,同時把王洼子和鐵邊城兩個鄉鎮留下來沒有退,作為參照系。 結果到1998年11月,這兩個鄉鎮說,如果把他們繼續留下來不讓搞退耕還林,他們將來非落后不可。后來,在這兩個鄉鎮也推行了退耕還林。

            2001年,吳起縣一次性給農民發放了3年的錢糧補貼,每畝折算160元,此后年年如期兌現。不用上山耕種,政府還給補貼這么多錢,群眾吃了定心丸。

            吳起退耕還林的當年,山青羊肥,效果顯著。后來,農民人均純收入也從1997年的887元,增長到了2019年的12028元。

            20年后的今天,站在吳起勝利山上看林海,山川真變了;河水變了;農民變了,吃“生態糧”讓他們腰桿硬了。

            李春雷 邢小俊

            《 人民日報海外版 》( 2020年05月09日 第 07 版)

            (作者:李春雷 邢小俊)

            評論一下
            評論 共有0條評論
            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            最熱評論
            最新評論
            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返回頂部

           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爱雨网